2018年 8月 21日 星期二    English   
世界三大男高音
卢恰诺·帕瓦罗蒂(1935.10-2007.9),1935年10月12日生于意大利的摩德纳。令人惊奇的是,这位号称“高音C之王”和“世界首席男高音”的歌唱家。
 
帕瓦罗蒂是在一位歌剧演员维托里奥.加斯曼说他发现这位男高音不看乐谱后作这番透露的。此前加斯曼说过,他发现他们在准备一首二重唱时帕瓦罗蒂不参照乐谱。加斯曼说:“我非常震惊。我是在排练期间认识到这点的。他用耳朵掌握曲调节奏,但是没唱错一个音符。”
 
伴奏师莱昂内.马杰拉说,帕瓦罗蒂用他的耳朵以及拿笔在乐谱上做记号,帮助他记忆曲调的升降处。马杰拉说:“卢恰诺在这方面有点儿不利。我认识到这一点是因为他时不时地与乐师们发生争论。他本来是想通过正规渠道学习音乐的,但是现在太晚了。”
 
帕瓦罗蒂青年时代曾受教于A.波拉等名师。曾在雷基渥.埃未利亚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奖。因在歌剧《艺术家生涯》中扮演鲁道夫而一举成名。其后又成功地扮演了埃德加、曼图亚公爵等角色。
 
全世界的专家公认,帕瓦罗蒂的嗓音丰满、充沛,带有透明感的明亮。其中高声区统一,音色宽厚,带有强烈的自然美感。
帕华洛帝卢奇亚诺.帕华洛帝有一个很幸运的童年,能够在自己 家里听着音乐成长。其父费雨南多为了生计,当了面包师但他却具有艺术家的歌喉与灵魂,因此、他在年幼时便跟随父亲参加了"罗西尼"合唱团。合唱团员的音乐修养水 准参差不齐。他们来自社会各阶层,帕华洛蒂两父子的歌声非凡,二人又积极热情,为毫无生气的合唱团注入活力。后来帕华洛帝开始仔细地观察四周,为自己物色一位教师,这是要学声乐必须进行的一项最为困难最为棘手的选择。那时,摩德纳仍在执教并有一定水准的声乐教师有:曾教过波拉的贝塔佐尼,本世记前半叶的著名男中音及维洛内西等年, 帕华洛帝左思右想、反复比较唯一合适的人就是贝塔佐尼,他态度严肃认真,有能力胜任教学工作,后来他又跟随意大利声乐教师波拉学习。波拉是第一位发现帕华洛蒂拥有自然 完美音准的人,这项幸运的天赋是歌手追求成功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多年之后,曾有 位指挥家形容他的声音非凡的乐器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自然造化,帕华洛蒂演唱曲目自由广泛,超越同时期歌手狭碍角色的限制,才能使他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
 
意大利男高音,卢奇亚诺·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
一个辉煌而响亮的名字!在当代,这名字几乎成了男高音的代名词。自卡鲁索之后,还没有哪位男高音像帕瓦罗蒂这样声播四海,赢得全球性的喝彩谈帕瓦罗蒂首先要说"高音C"。这个被称作男高音试金石的高音C,他不但能自如地唱到位,而且唱得稳而好,可以说是漂漂亮亮,迸射出金属般的光辉。如此,帕瓦罗蒂才有了"高音C之王"的美称。
 
帕瓦罗蒂是幸运的。他的成功和声名除了自身天赋和勤奋外,还受惠于著名女高音萨瑟兰和指挥大师卡拉扬的提携。早年的帕瓦罗蒂虽年轻有为,嗓音洪亮,但作为一个小学教书匠,唱歌不过是票友而已。即使是后来专攻歌唱,并拿了一个国际歌赛大奖,但每每登台也还多属国内串场。后来师从A·波拉和E·卡姆波加尼亚尼,1961年在雷焦·埃米利亚剧院国际比赛中获奖,首演角色是鲁道夫。1963年首次在阿姆斯特丹演唱艾德加尔多,之后又在科文特花园剧院替代斯苔芳诺演唱鲁道夫。1946年在格林德包恩学院演唱艾达曼特斯,第二年在澳大利亚旅行演出时与萨瑟兰同台演出艾德加尔多,他同萨瑟兰成为最佳的合作伙伴。萨瑟兰发现了他这块好料,并校正他发声的毛病,多次言传身教,甚至让他把手放在她的肚皮上来感受正确的运气方法,这样,不出多久,帕瓦罗蒂歌艺大增,气候渐成。1965年他在斯卡拉剧院首次演唱曼图阿公爵。
 
1968年首次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唱《军中女郎》中的托尼欧.帕瓦罗蒂被称之为高音C之王,在《军中女郎》中有一段被称为男高音禁区的唱段《阿,多么快乐》,帕瓦罗蒂用胸腔共鸣连续唱足9个漂亮的高音C,就此稳居世界头号男高音的交椅.帕瓦罗蒂以强劲的高音和胸腔共鸣而著称,在本世纪男高音中,能专门在高音区飞翔的只有帕瓦罗蒂一人.帕瓦罗蒂从演唱普契尼的作品而开头,因涉猎了多尼采蒂和贝里尼的作品而成名,威尔第的作品后来也成为他的拿手戏,多尼采蒂或贝里尼式、威尔第式和普契尼式的男高音他都可以胜任.
 
此后,帕瓦罗蒂的声誉节节上升,或上歌剧或唱音乐会,或巴黎或伦敦或卡内基或大都会,可谓名利双收,成为西方乐迷心中的偶像和音乐市场上的超级明星。
 
帕瓦罗蒂是辉煌型的男高音,他和萨瑟兰在70、80年代组成了继卡拉斯和斯苔芳诺之后世界最佳的男女高音组合,他们录制的每一部歌剧都有相当的质量.帕瓦罗蒂演唱的拿波里民歌也都极具魅力.
 
他登上了著名的米兰斯卡拉大剧院舞台,他和萨瑟兰同台演唱并扬名澳洲。而卡拉扬的提携则把帕瓦罗蒂推上更为显赫而宽广的世界舞台,在柏林、旧金山、帕瓦罗蒂在卡拉扬的指挥棒下引吭高歌倾倒所有观众,场场掀起轰动。
今天,老帕虽年届花甲,但宝刀不老。1995年末,他与多明戈、卡雷拉斯联手举行三大男高音的世界性巡回演出,令全球乐迷再饱耳福,并成为国际乐坛新的佳话 。
 
帕瓦罗蒂喜欢田间种植和农活,曾扬言到不能唱时,便去做个农民。此外,他还收藏字画和文物。他热衷作画,并在日本举办过个人画展,前日本首相海部俊树就买过他的两幅画。有趣的是,帕瓦罗蒂还收存有几百个钉子头,这是世界各地的"帕瓦罗迷们送给他的。因为帕瓦罗蒂曾经说过,他每次登台,都会把一枚钉子头装在身上,以求保佑。这是意大利男高音们过去一直常用的避邪"符咒",此怪习亦被帕瓦罗蒂相信并沿用。
 
2001年在北京紫禁城举行的“为中国放歌”演唱会上,与多明戈、卡雷拉斯演唱了《我的太阳》,为中国的“申奥”活动增色添彩。
 
2007年9月6日,因胰腺癌医治无效在摩德纳逝世,享年71岁。
 
 
花甲老人歌犹壮普拉西多·多明戈整整70岁时,按照中国人的说法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但是他依然以“歌剧之王”盛誉驰骋于全世界最著名的舞台之间。当雄浑有力的男高音从这位花甲老人喉咙里发出时,“人们惊讶地发现,他的演唱似乎说明他还处于盛年”。
 
美联社曾经评论说,普拉西多.多明戈的歌剧表演也许并非次次成功,但大多数是成功的。而且,他的演唱一旦成功,就是登峰造极的成功。
 
这位当代最大的三位歌唱家之一的大师出生于马德里的一个音乐世家。其父母是西班牙传统小歌剧的演员。他曾在墨西哥城国立音乐学院学习,1959年十八岁时开始歌剧生涯。1961年在墨西哥的蒙特雷首次正式演出歌剧,因演唱《茶花女》一举成名。
 
多明戈曾在约50部世界著名歌剧中担任主角,与世界著名歌剧院签订的演出合同中包括《托斯卡》、《罗密欧与朱丽叶》、《阿依达》、《游吟诗人》、《唐.卡洛斯》、《命运的力量》、《杜兰朵》、《奥赛罗》、《卡门》等节目。1984年他在纪念大都会歌剧院成立100周年的庆祝会上,演唱瓦格纳的《罗恩格林》获得极大成功。
 
多明戈擅长表演各种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是当今蜚声世界歌坛的男高音歌唱家,有“歌剧之王”之称。1982年他还参加拍摄了影片《蝴蝶夫人》。多明戈录制的音带有《阿依达》、《假面舞会》和《托斯卡》等。
 
普拉西多-多明戈(Placido Domingo)
1941年生于马德里。父母都是西班牙小歌剧演员。8岁时移居墨西哥。在墨西哥城音乐学院学习声乐、钢琴及指挥后,他在蒙特雷首次登台。
 
作为歌唱家,多明戈已扮演过多达115个歌剧角色,超过音乐编年史上任何一位男高音。多明戈的保留剧目有115个角色,几乎囊括了意大利和法国歌剧中的主要角色。他曾在全球所有主要歌剧院演唱,唱片录音有100多种,其中有93部歌剧全剧的录音,往往同一个剧目多次录音,共8次获格莱美奖。他还曾录过50多个视盘,拍过3部歌剧影片。
 
他出生在典型的马德里市区内;从小就展开了表演 生涯,据他回忆说:「有时我父母制作的歌唱剧需要一些儿童角色,我就被派上场了, 我就是这样开始接受一些基本的戏剧训练。
 
逐渐地,多明戈发挥了他演唱的资赋, 先前往墨西哥国家戏院,应征“男中音”。1957年多明戈初次应征演唱歌剧。当时他虽十分紧张,准备 倒很充分。评审听完之后大家一致认为,他是一个男高音。多明哥胸怀对世界舞台的饥 渴,他的野心与天份都非拉丁美洲的国界所能限制。早年他曾在特拉维歌剧院受过严厉 的训练,奠定他将来进军纽约大都会舞台的基础。多明戈在纽约市立歌剧团的演出十分 成功,之后他就接到许多欧洲的邀请,其中最著名的是汉德堡与维也纳。
 
征服了世界最重要的歌剧舞台后,多明戈的朋友和歌迷都以为他会开始沈迷在无数成功首演和广受欢 迎的气氛中,这可是低估了自有主见的多明戈。他决定再为自己手上的把戏加进一个球: 指挥。不过他的确在1983年在柯芬围指挥了“蝙蝠”,在1984年指挥“波希米亚人”。 他从自己指挥的录影带评断自己对速度的掌握和准确度,发现自己已能收放自如,不再 像稍早些时为克服紧张而大幅挥动手臂。一般的音乐爱好者可以看出多明哥的素养,以及身为超级明星男高音,他所展现的宽广幅度。
 
多明戈在全球各地举行音乐会,从远东到南美,从美国到几乎欧洲各国。他与帕瓦罗蒂和卡雷拉斯合作举行三大男高音演唱会,足迹遍及全球,从罗马到洛杉矶,从纽约到东京,从墨尔本到伦敦,从巴黎到南非。
 
多明戈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年度声乐比赛“世界歌剧声乐比赛”的创始人。他于1993年创办的这一赛事,迄今已在巴黎、墨西哥城、马德里、波尔多、东京、汉堡和波多黎各举行。
 
他是当今最受尊敬的艺术家之一,经常被誉为“歌剧之王”、“真正文艺复兴式的音乐家”。
 
 
 
何塞·卡雷拉斯是三大男高音中最年轻的一位,1946年12月出生在巴塞罗那的一个普通家庭。两岁时,卡雷拉斯险些溺死河中,幸亏被母亲及时救起。对他疼惜有加的母亲认为,大难不死的爱子定会成为“不凡之人”。在母亲的教导下,卡雷拉斯5岁时便立下了当歌唱家的远大志向。他经常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连续数小时练习意大利和西班牙民歌。
 
6岁时,卡雷拉斯观看了音乐电影《伟大的卡鲁索》,立即沉浸在马里奥.兰扎的美妙歌声中。回家后,凭借超凡的音乐记忆,他一音不差地唱出了片中所有的咏叹调。
 
初登舞台,卡雷拉斯出演的多是抒情轻音乐剧,如《露克雷齐亚.博尔吉亚》中的詹那罗、《蝴蝶夫人》中的平克顿、《艺术家的生涯》中的鲁道夫等。他英俊潇洒的舞台形象倾倒了无数歌迷,但他没有止步于此,而是冒着失声的风险,不断拓宽自己的戏路。他曾选择了非己所长的威尔第歌剧《奥塞罗》和普契尼的《图兰朵》等许多难以驾驭的曲目以挑战自我。他说:“不犯错误,没有失败的艺术生涯枯燥难耐。如果成天为嗓音提心吊胆,老是拘泥于某些角色,对我来说太痛苦了。我希望生活更加多彩,哪怕艺术生命短暂也在所不惜,毕竟我是为生活而歌。”
 
在三大男高音中,卡雷拉斯声音的戏剧表现力不及多明戈和帕瓦罗蒂,但他擅长抒情,不肆意放纵,也不恃音凌人,这正是其特色。
 
卡雷拉斯外表沉默寡言,内心却激情澎湃。他还是巴塞罗那队最忠实的球迷,每逢重大赛事,他总要去赌场为心爱的球队赌上一把。
 
生活中的卡雷拉斯也是个性情中人。1972年,在拍摄《艺术家的生涯》一片时,他与戏中搭档、意大利最负盛名的女高音歌唱家恰蕾莉坠入爱河,这段甜蜜而痛苦的恋情维持了13年。此后,他又和奥地利空姐埃格尔一见钟情,并与其共同生活19年。
 
1987年,正值事业巅峰的卡雷拉斯被查出患有白血病,然而,只用两年时间,他又奇迹般地重返舞台,以盛况空前的欧洲巡回演出来庆贺自己逃脱死神的魔爪。3年后,三大男高音也冰释前嫌,首次同台演出,轰动全球。“当然,我的嗓音已不如30年前了,然而,我唱出的每个音符却更富表现力。歌手应该用心灵去歌唱,如果过分地追求花哨,那绝不是真正的歌者。”卡雷拉斯如是说。
 
何塞·卡雷拉斯(José Carreras)在当今歌坛有着无可争议的地位。他生于巴塞罗那,并在故乡完成了他的学业。1970年,他在巴塞罗那的里塞奥大剧院开始了他的事业。
 
卡雷拉斯在他音乐事业之初就迅速显示出了他的才华-参加了一系列国际知名的音乐节,登上了世界许多大歌剧院的舞台,如:米兰斯卡拉大剧院、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旧金山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伦敦皇家歌剧院、慕尼黑歌剧院、芝加哥歌剧院、萨尔斯堡音乐节、爱丁堡、维罗纳等地的音乐节等,他很快成为了歌剧界的一颗明星。
 
卡雷拉斯与当代绝大多数世界著名的交响乐团指挥有过合作,如:卡拉扬(与卡雷拉斯有着长达20年的良好艺术合作和私人关系,包括在萨尔斯堡、柏林和维也纳的合作演出),克劳迪奥\阿巴多、里卡多穆蒂、洛林马泽尔、里卡多 柴里、柯林戴维斯、詹姆斯列文、罗纳德伯恩斯坦和祖宾梅塔,也和一些曾经赫赫有名的大导演合作过,如佛朗哥泽佛里尼、法国导演庞尼尔、乔治斯特雷勒、吕基 卡曼西尼、哈罗德普林斯。
 
他的保留剧目包括60多部歌剧,其中有影视作品、录影和几部歌剧电影。他录制的唱片类别广泛,多达150张,包括50部歌剧全剧、祈祷颂、流行或经典的独唱音乐会。这些音像作品为他在世界各地赢得了许许多多的金唱片与白金唱片奖。
他经常在世界著名的音乐厅举行独唱音乐会,如卡内基音乐厅、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巴黎的萨利普莱耶尔厅、维也纳金色大厅、维也纳音乐厅、柏林爱乐音乐厅、东京三得利会堂、日本NHK电视台礼堂、慕尼黑赫尔克斯礼堂、巴塞罗那的帕劳音乐厅、马德里皇家剧场、罗马圣切契利亚音乐学院。
 
卡雷拉斯获得过许多的国家或国际大奖,包括:美国电视科学学院颁发的艾美奖;巴黎学院颁发的大奖赛奖(the Grand Prix du Disque)路易 依利卡奖(the Luigi lllica Prize);1991年格莱美奖;还因在柯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演出的"Stiffelio"剧中的出色表演获得了圣劳伦斯奥里佛奖;他是维也纳歌剧院终生荣誉成员;伦敦皇家音乐学院荣誉成员;他获得过纽约西班牙学院金奖;维也纳市金色奖章;西班牙国王陛下颁发的美术金奖;巴塞罗那市金色奖章;卡泰罗尼自治政府金奖。
 
1991年阿斯图利亚王储奖;巴伐利亚政府荣誉奖;奥地利共和国荣誉大奖;波兰共和国荣誉奖章;柬埔寨皇家政府荣誉奖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以及1996年爱尔伯特 施维彻音乐奖。而且,他是朱利安盖耶尔国际歌唱比赛荣誉主席以及伦敦艺术管弦乐队荣誉主席。
 
他还获得巴塞罗那大学(西班牙)、Loughborough和谢菲尔德大学(英国)、莫斯科的Mendeleyev(俄罗斯)、卡梅里诺大学(意大利)、爱丁堡的纳皮尔大学(苏格兰)、Rutgers(美国)、Elche的Miguel Hernadez大学(西班牙)以及Coimbra大学(葡萄牙)授予的荣誉博士。他是欧洲医药协会、支持白血病团体以及欧洲血液病协会的荣誉成员。他还是欧洲医疗肿瘤协会的荣誉资助人。他曾被授予加泰罗尼亚器官移植协会金质奖章,由荷兰Day基金会颁发的斯地廷节钻石郁金香奖,圣 波尼菲斯综合医院研究基金会1996年国际奖以及2004年2月西班牙女王陛下颁发的社会团体团结金十字奖。
自1988年起他以全部的精力和热情投入到何塞卡雷拉斯国际白血病基金会,该基金会总部设在巴塞罗那,在美国、瑞士和德国有分支机构。现在他生活中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他的白血病基金会。
 
听卡列拉斯的歌,扣人心弦的总是他那细腻敏感的真情。 有别于很多男高音的慑人声势,卡列拉斯的歌与人散发出一种温柔内敛的热情。
 
卡雷拉斯自承是浪漫又有些忧郁、大胆且又有自信的。在歌唱上,美丽的声音从来不是他最终的目 标,他所追求的是歌乐中情感的传达。卡列拉斯谈到当年从练唱歌时,老师和他解释讨论 的时间,远远超过真正练唱的时间,使他在充满想像力的学习过程中因思考而悟道,那是 他最珍贵的经验。
 
卡雷拉斯被誉为当代三大男高音之一,固然由于天分和际遇,更因为他 有“自知”的智慧。他不刻意炫耀音量和高音,只潜心寻找一种独特的、具有个人魅力的歌唱表现法。1987年正当意兴风发的演唱生涯中,卡雷拉斯突遭绝症侵袭,经历了一个沉思和自省的阶段,这毋宁说是上天安排的命运下的意外收获;他成熟、眷智,更有韧度了, 在生活和歌唱上流露出温煦美好的气质来。他说:人的一生中所能拥有的非常有限,很多东西稍纵即逝。这个想法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加强了我求生的意志。病愈后的他说自己活得更清醒,而且真正感觉到人间的温暖,大自然的奇妙和活着的喜悦
 
上传: EWOC
Share

东西方乐团